波纹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波纹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消息】可恶骗子冒充红会工作人员骗走白血病患儿救命钱

发布时间:2020-11-17 01:32:03 阅读: 来源:波纹管厂家

安徽一个农民家庭因孩子患上白血病向红十字会申请“小天使基金”救助,但救助金还没拿到,几天前反被一帮假冒“北京红十字会”的人骗走了刚借来的1.8万元救命钱。

38岁的安徽省阜南县农民刘成龙至今仍想不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去年5月,他12岁的儿子刘立朝查出患有白血病,被送往合肥的安徽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治疗。因经济困难,经医院介绍他申请了中国红十字会的“小天使基金”。今年5月21日上午,他接到一个电话:“你的3万元救助金批下来了!”

“是一个手机号,说他是北京红十字会的,要先跟我核对一下打款账号。”刘成龙介绍,当初给红会的申请材料上填的是用儿子姓名办的银行卡,“他说小孩的卡不能用,让我打另一个电话,重新报一个大人的卡号。”

见来电的人对孩子病情、申请情况、银行卡号等掌握得一清二楚,刘成龙消除了戒备之心,在另一名“工作人员”电话里的指引下,他来到一个银行自动取款机前,插入自己的银行卡,一步步的按要求“查收救助金”。当在对方的催促中按下了“确认”键时,刘成龙才猛然意识到,自己并不是在收钱,而是把自己卡里的1.8万元转入了对方账户。

为了给儿子看病,刘家一年多来已耗尽了积蓄,又向亲友借了近20万元。刘成龙说,自己当天人在上海,卡里的1.8万元是刚从上海的亲戚那借的,钱被骗走后他大脑一片空白,愤怒和自责下“人都要崩溃了”。

刘成龙的妻子赵国敏告诉记者,丈夫被骗后半个小时左右,又接到阜阳市红十字会的电话,说有人在假借红十字会的名义骗钱,让患者家属注意。“我说晚了,小孩救命的钱已经被骗走了!”

据了解,当天除了刘成龙,还有两名同样因孩子患有白血病、申请“小天使基金”的安徽家长接到诈骗电话,因附近没有银行取款机而得以幸免。

“我们也许认为用刀砍人是罪恶,但更大的罪恶莫过于骗走给孩子治病的救命钱!”第二天,得知消息的安徽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儿科主任王宁玲,在微博上愤怒地发出声讨。有网友质疑:“骗子是从哪里搞到这些孩子信息的?”

这也是最让刘成龙夫妇感到困惑的地方。“家庭电话、户籍所在地、医疗情况、银行卡号,亲友和医院都不可能完全掌握,这些信息只有在申报的材料上齐全。”他们怀疑,是不是在某个环节信息被泄露了,“不然骗子怎么能知道的这么清楚?”

据刘成龙妻子事后从银行了解,骗子的卡是在合肥的银行网点办理的,钱早已被取光。而骗子打给刘成龙的两个电话,手机号码、固话号码分别归属于浙江和北京,均已无法打通。由于骗局发生在上海,刘成龙已经向上海市公安局长宁分局新泾派出所报案。

专家建议,以后红会接受申请时应反复提醒申请程序。申请人在救人心切的同时,也应提高警惕,注意防止类似受骗情况发生。

阜阳红十字会:可能是申请基金的某个环节出了问题针对安徽白血病患儿刘立朝申请救助却遭遇骗局一事中的种种疑问,新华社记者进行了调查采访。

安徽省红十字会赈济救护部相关负责人介绍,“小天使基金”是中国红十字会倡导建立的全国性专项公益基金,所募善款用于救助14周岁以下贫困白血病患儿。申请救助有严格的申报审批程序,首先由患儿向户籍所在地红十字会提交申请,再经地市、省级红十字会逐级审核,最后报送中国红十字会审定。如符合条件,总会发送资助告知书要求申请人提交票据等材料,再次审核通过后,将资金打入申请人银行账户。患儿刘立朝的申请,正是这样向阜南县红十字会提交申请,经阜阳市红十字会、安徽省红十字会逐级上报到中国红十字会的。

对于骗子如何获知刘立朝和其他患儿的申报信息,安徽省红十字会和阜阳市红十字会也感到困惑。阜阳市红十字会副会长李仁宇认为,可能是申请基金的某个环节出了问题,但究竟是哪个环节目前尚不清楚。

“患儿申请时填写的纸质表格只有红会经办人员才能看得到,这个管理要求很严格。”李仁宇分析,这伙骗子很专业,对小天使基金会的工作程序、时间流程非常熟悉,知道这几名申请者的申报程序已经进入了复核阶段,选择在这个时机行骗成功率更高。他说,红会总部将电子报表通过网络回传给地方红会的过程中,也存在信息被黑客截获的可能。

为何刘成龙被骗后半个小时,会接到红会的提醒电话?李仁宇解释,5月21日上午,阜阳市红十字会接到一名白血病患儿家长的举报,称有人以“小天使基金会”名义,要求他开设银行账户并存入1000元,怀疑可能是诈骗。“当时就引起了我们的警惕,之前其他地方也发生过一些类似诈骗,我们赶紧让工作人员通知提醒这一批申请的32位患儿家人,没想到打到刘立朝家的时候,他们已经被骗了。”

据阜阳市红十字会介绍,这类诈骗方式有几个特点:一是用手机给患者打电话,自称是位于北京的中国红十字会,并提供一个北京固定电话号码供查询;二是对患儿及家庭信息了如指掌,获得家长信任;三是以原卡号无法转账为借口,诱使重新换个卡号,进而引导患者家人将钱转入嫌犯卡上。

在刘成龙被骗后第二天,阜阳市红十字会3名工作人员赶到刘家在合肥租住的家中,送去5000元慰问金。另外考虑到刘家的情况需要特殊照顾,他们已经把刘立朝的复核材料于24日送达北京总会,争取尽快拨付救助金。

对于诈骗事件,阜阳市红十字会表示正在等待警方侦查结果,如果信息是从他们这一环节泄露出去的,将严肃处理并为此负责。

安徽大学社会与政治学院副院长范和生认为,在我国当前关于隐私权的相关立法中,应加强针对公益组织、银行等机构保护公众隐私的监管。同时强化社会组织对当事人隐私的保护意识,加大对信息泄露的惩处力度。

杭州做人流那家医院好一点

杭州不孕不育医院!不孕不育的原因有哪些

杭州不育不孕科医院哪家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