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纹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波纹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杂技班里的枪声[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5:11:41 阅读: 来源:波纹管厂家

1945年2月,辽东地区的日本势力仍很顽固,他们在很多通道设有关卡,一旦发现可疑人员,就会统统杀掉。一时间,地下组织和中央失去了联系,中央的救援十分被动。

这天晚上,大连一个广场上响起了一阵枪声。原来日军正在追捕一名黑衣人。当时广场上有当地小有名气的“同乐社”杂技班演出,人比较多,那黑衣人三钻两窜消失在演出大棚里。日军搜捕负责人井上少佐让属下包围起大棚来,他自己带几个人走了进去。

这大棚有四层楼高,里面正要表演高空脚蹬大缸。井上走到前台,嚷起来:“刚才有个共党分子混了进来,他的腿已中弹。把马灯都给我打开,一个个从门口出去,我们要搜查,违者统统砍头!”

这时从后台走来一个老者,胡须花白,十分利索。老人上前施礼道:“皇军大人,鄙人姓刘,是这儿的领班,班里共有16人,都是混饭吃的,为皇军效劳实属荣幸,还请多多关照。”说完,抬头又喊起来,“刚子,下来检查!”

这个叫刚子的,正是表演脚蹬大缸的小伙子。他刚爬到梯子半腰,还没有表演就又跳下来和师兄师弟们站成了一排,让井上检查。查了半天也没有查出可疑的人,井上只好悻悻而归。

刚走出大棚十几米,井上忽然一愣,又扭身冲了进去。只见他拿出手枪,大喊一声:“都不许动!刘老板,你上去把那口缸给我翻下来!”

刘老板知道,井上怀疑那缸里藏了黑衣人。一个大活人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藏到缸里去。于是便亲自爬上梯子,抬起右脚飞身来了个“金龙甩尾”,只听“啪”的一声,大缸摔落在地。

让大家吃惊的是,大缸的碎片下竟然躺着一个大活人!而且,看着像个十三四岁的孩子。只是蒙着脸,看不出全貌。

井上朝天开了一枪,警示大家不要动。几个手下上前绑了黑衣人。黑衣人临走前,眼睛狠狠地盯着刘老板。

刘老板心里咯噔一下。在这么短的时间飞身潜入大缸而无人知晓,这孩子功夫了得,若不是受伤肯定已经逃走了。

于是,刘老板开始为黑衣人的命运担忧。

一夜没睡着觉,刘老板早早起床。忽见井上带着一队人马赶过来。他告诉刘老板,明天是山本大将的六十寿诞,他特别喜欢看中国的杂技,希望“同乐社”能表演。刘老板知道,五年前山本在战争中失去了双腿,但仍然为日军出谋划策,被日本视为功臣。刘老板说去年就给大将演过,今年不给赏钱也得去演。其实,刘老板不关心赏钱,而是关心那个孩子。

大寿那天,整个大将府搜查十分严格,马车上的任何物品都得经过两道查验方可进入,就连鞋子、袜子、裤裆部位和耳朵眼等都检查,而且进出都要检查。见此情景,刘老板不禁一皱眉头。

刘老板没搭建大棚,就把舞台设在院子中间的空地上。刘老板在幔布后指挥,班里的演员很卖力气,山本不时点头,看得出,他十分喜欢同乐社的演出。

又到刚子脚蹬大缸的节目了,就在他刚蹬几脚时,后院忽然传来几声凄惨的叫声。那声音听上去很稚嫩,像是个孩子发出的。刘老板不禁心头一震。

山本正要发作,井上上前说道:“将军,这是前天抓来的那个小八路,身上都烙成烂泥了,仍然不交代名单的下落。”

山本一拍桌子刚要说话,刘老板走过来说:“皇军息怒,他还是个孩子,大日本皇军威武雄壮,他看着害怕啊,要不让老朽试试,兴许我能让他松口呢?”

山本有点不耐烦,摆摆手让井上带刘老板去见那孩子,他继续看演出。

走进后院,刘老板惊呆了,墙上全是刑具,孩子上身赤裸,前胸后背血肉模糊。刘老板捋了捋袖子,冷笑一声,上前跟孩子打招呼:“你个小毛娃不学好,非当小八路跟皇军作对,你的良心大大的坏了!还不快点交代。”刘老板说完,对着孩子微微挤了两下眼睛,伸出右手拇指和食指。那孩子微微一愣:那不是手势“八”吗?他吐了口唾沫说:“死老头,你自己上前我告诉你,其他人都滚出去。”井上要发怒,刘老板上前拦住道:“他就一个毛孩子,又逃不出皇军的掌心,看他怎么折腾。”

众人走后,刘老板故意一边大声劝说,一边看门口,一边向孩子走去。孩子轻声道:“那地下党名单在院子中间的草地里,是个黄色的小纸卷,…定要找到啊!”

刘老板听完轻声说,那你受点委屈吃下这药……之后,刘老板又咬破自己的手,一边喊一边扇孩子的耳光:“小鬼头,我叫你咬!皇军,快进来啊……”

井上进来后,刘老板边捂着手,边从角落的草地里取出一张纸条交给井上:“这孩子交代了,你们第一次搜身前,他就把纸条扔角落里了!”

井上少佐急忙打开纸条,只见上面密密麻麻写着十几个名字和住址。井上向刘老板一鞠躬,说:“请跟我去见山本大将。”

山本听说刘老板问出名单,十分欣慰:“你的大大的良民,今天就不要走了,明天把剩下的节目演完再走。至于那个小鬼……”

就在这时,卫兵来报,说那小八路咬舌自尽了,满嘴都是血。山本忙着看戏,一挥手说扔后山去吧!

此时已是中午时分,刘老板说下午得继续演出,他去看看舞台那边。果然,刘老板在幔布后的草地上发现了一个比火柴头粗一点的纸卷,他急忙弯腰捡起来。

夜里,刚子他们都睡下后,刘老板轻轻从袜子里取出那纸条,找个封闭的角落借着蜡烛一瞧,不禁心惊胆战,上面全是蝇头小字,除了六十几个名字、地址之外,还有一段文字,大意是:前不久,日军袭击了我地下组织,有9人被打死,只有马尚河逃脱,此人功夫不错,三十岁,但可能已做了汉奸,这次遭袭可能就是他告的密。剩下这62人境况危急,现特委派幸存的小八路山子送信,请中央急速救援。

刘老板看完,不禁老泪纵横,为那9位好同志惋惜。悲伤之后,他忽然又一次眉头紧锁,这山本府看管甚严,恐怕这纸条也不好带出去。

第二天,刘老板继续演出,还说班里节目多着呢,还能演到明天。山本更起劲了,说那就明天演完再走。刘老板为了显示对山本的忠诚,自己亲自带着手伤表演脚蹬大缸。哪料,刚上去,脚下一滑,直挺挺摔了下来。膝盖肿得老高,看样子小腿得废!山本指着一个角落说,那个,是我之前用过的,送给你了!

大伙看去,原来是一架旧轮椅!刘老板被大伙抬上去,有日本医生来瞧,刘老板拒绝了,说自己懂点医道,能自行调理,腿废不废就听天由命吧!

就这样,刘老板和大伙在山本府又演了一天,第三天决定离开。刘老板则坐着轮椅,由刚子一路推着出门。到山本府门口时,搜查像进来时一样严格,箱子的每个角落,人的袜子里、耳朵眼等部位都搜了一遍,没什么异常,井上才放大家离去。

走出很远,过了后山,忽见路口的一棵大树边躺着一个孩子——正是山子。大家急忙上前给他喝水,往身上搽药,待他苏醒后又喂了点吃的。大家知道,山子吃了刘老板的“假死药”,这种药能让人昏迷十几个小时。吃药前刘老板与山子约定,苏醒后到这棵大树下会合。山子说:“我被扔到后山,醒后就跑到这棵树下等你们了。我爸妈都在日军那次袭击中死掉了,都是马尚河告的密,才让地下党损失惨重。刘老板,你给我做‘八’字手势时,我就知道你也是八路,因为那是我们的接头手势啊。对了,那名单找到了吗?那是我爸死前给我写的。”

刘老板看看四周,说道:“山子,我理解你的心情,可我告诉你,名单找到了,但马尚河不是奸细,你看看我是谁!”

说完,只见他撕下白眉毛、白胡须,还有假头套,一张年轻的脸出现了。山子这才看清,原来刘老板就是马尚河。

马尚河说,那天他在路上耽搁了一会儿,赶到时发现现场有9具尸体,于是便猜测他们遭到日军袭击了。为了救那62个弟兄,他便求救于“同乐社”掌柜,刘掌柜和他以前经常切磋武艺,身材又相仿,便出个主意要马尚河假扮他演出。因为他知道山本快60大寿了,去年生日就找他们演出过,肯定会继续找杂技班庆贺。不料演出时遇上了山子被捕。他们进山本府后,马尚河便写了几个已经死亡或搬走的地下党的名字,以便找时机与山子的名单掉包。就算日本鬼子拿着名单去找人,也是人去楼空。

山子明白了这一切,原来都在马尚河操控之中啊!山子又哭起来,说马叔叔为了救自己,把腿都弄断了。马尚河哈哈大笑:“傻孩子,假装受伤还不是小事一桩!”说完,马尚河一跃而起,一脚蹬坏了轮椅,从轮椅的管道里掉下一张纸条。

山子急忙过去捡起来。马尚河说道:“因为山本府进出查得太严,我只好假装摔断腿,目的是要山本送我一辆旧轮椅。他们查得再严,对山本自己使用过的轮椅还是会掉以轻心的。所以,那天夜里,我才把纸条放到轮椅的管道里,这样,就能安全送出了。事不宜迟,咱们赶紧送名单去。”

说完,大伙丢下轮椅策马飞奔,道上飘起一层白烟……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