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纹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波纹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耿村的一千零一夜

发布时间:2020-07-13 18:20:31 阅读: 来源:波纹管厂家

《一千零一夜》是闻名于世的阿拉伯民间故事集,享誉世界民间文学之林。有谁会知道在中国河北冀中平原的一个小村子里,也演绎并流传着自己的 “一千零一夜”。藁城市长安镇耿村的“天方夜谭”,是由村子里土生土长的200多位民间故事家共同讲述的四千多个故事组成的“民间奇观”。“讲故事”是耿村人自我艺术化的文化自觉的过程,也是他们代代相传的生活方式、文化行为。

耿村有“故事家”(会讲50个故事以上的村民)100多人,会讲故事的200多人,被称为“故事窝”、“笑话村”,被专家誉为“华北平原民间艺术一枝花”。改革开放后,耿村被专家学者称为“中国故事第一村”并由此享誉世界。

阳春三月,麦苗青青,伴着细雨笔者造访了“中国故事第一村”——藁城市耿村。远远的,高大复古的牌坊迎面矗立,古雅的韵味瞬间晕染了这个并不起眼的平原小村。

一位中年男子在村口迎着我们,他个子不高,戴着一副眼镜,衣着朴素,但眼睛闪烁着智慧的光。他就是藁城市耿村民间故事演讲协会会长靳春利,他热情地递上一张名片,上面赫然多出了两个名头:耿王后裔联谊会、耿村民俗文化旅游协会会长。我们问:“啥时候‘升官’了?”他笑而不语,说回头讲给我们听。

靳春利先引着我们向耿村故事国家级非遗项目传承人张才才家走去。穿过狭窄的小巷,两扭三拐,便到了一处春意盎然的院子,大花布门帘透露着农家朴实的乡土味,据说主人和他妻子侯果果都是故事讲述家,他们讲的故事如同这农家庭院般质朴而恬静。

呼唤了几声,屋门开着,家里却没有人。“夫妇俩可能去串门儿讲故事去了,我去喊他们。”靳春利让我们等着。一会儿,张才才回来了,耳边挂着助听器,身边跟着一位70多岁的大娘,她肯定就是侯果果了。张才才的开场白简单明了:“都85岁了,耳朵不好使了。想听个啥笑话?我的嘴巴还好用,讲的故事保险是书上没有的。”“讲一个逗乐的,让他们听了笑得坐在地上起不来!”靳春利提醒着。“那就讲个《看花大姐》吧。”张才才边唱边讲了起来,故事描述了民间街头争看花大姐之美而闹出的笑话:买豆腐脑儿的看呆了,把一瓶香油都倒空;剃头的看入迷了,削掉耳朵不知疼;木匠拿着钻头扎大腿,一丝一毫没反应……将地方说唱艺术生动地融入故事的讲述中,增加了艺术元素,丰富了讲故事的形式,这是张才才讲故事最大的特征。

别看侯果果是位女故事家,但是她讲起故事来声情并茂,语言鲜活生动,不输须眉。她给我们讲的是邻里关系的两则新故事,家长里短到了果果的嘴里,变得既生动有味,又有启发教育意义。《打狗记》讲邻里之间和谐,不要因为养狗的小事闹别扭。《墙头记》是现代玄幻体裁,讽刺一些贪官收受贿赂、徇私枉法,最终得到了报应。靳春利也即兴讲了一个《仨媳妇盛面》的故事,从儿媳妇给公公盛面条的小事说起,以小见大,呼唤孝道的美德。

耿村故事村绝非徒有虚名,这里有一家三代都会讲故事的故事家庭,也有许多故事夫妻、故事父子、故事兄弟、故事母女。流传的4000多个故事、歌谣,包罗万象,上自开天辟地神话、风物传奇,各朝各代的人物和历史传说,下至新中国成立后的新生活、新人物、新时尚,堪称一部较完整的中国民间史,被赞为“耿村故事甲天下,口碑历史冠中华”。

藁城市文化馆非遗保护中心副主任李倩介绍说,仔细研究耿村故事会发现,它们是“小故事”讲述的“大历史”,耿村故事不仅仅沿着历史的纵向发展,横向涉及的地域也非常广,“耿村民间故事并不只是一个村的故事,也不仅仅是藁城的故事、石家庄的故事,全国大多数省份基本都涉及了。”

这无疑与耿村独特的历史传衍、地理位置和人口结构有关系。耿村相传是明太祖朱元璋义父耿王耿再辰的埋葬地,后本县靳氏七人前来看坟守墓,渐成村落,至今已有600多年历史。最初被称作“看坟庄”,后改为“耿村”,以靳姓居多。这里自古处于地理要道,西接山西阳泉、东达山东德州的车马大道,使耿村成了官商纷至的风水宝地。这里逢农历初一、初六设集市已有400余年历史,素有“一京二卫三耿村”之誉。四面八方的商客带来了各种各样商品,也带来了各地的故事、歌谣。由此,经商、讲故事成为耿村文化的两大特征。

据考证,耿村故事世代口头传承,已有六百年以上的历史。

走在耿村故事一条街上,两侧墙壁上描绘的图画故事跃然映入眼帘:负荆请罪、千里送鹅毛、寸草春晖……一路行走,故事的画卷绵延不绝。来到耿村村委会,发现它与各地村委会不同之处在于,正房是一个“故事厅”,两侧是村委会办公室。“故事厅”中的图片向人们展示着耿村故事从炕头、街头、地头到读者案头的历史过程。说到这里不得不提两个人:一是靳春利,二是河北省民俗学会会长、石家庄市文联原主席袁学骏。他俩一个是“报矿人”,一个是“掘矿者”。

民间文学被称为“文化富矿”。1986年春天,河北省民间文学三套集成工作进入轰轰烈烈的大规模全面普查阶段。此时,爱好文学的靳春利刚刚高中毕业回到耿村,他从报纸上看到了这一信息,想到自己身边有那么多会讲故事的人,便到藁城县文化馆报告了耿村故事的信息,引来了高度关注,被誉为“报矿人”。1987年,时任石家庄地区民间文学三套集成办公室主任的袁学骏来到耿村,他慧眼识珠,发现“耿村故事是一座蕴藏不可估量、需要深挖的民间文化富矿”。

老袁至今回忆起那一幕还激动不已,“那年农历正月初十,我便带上几个人去耿村进行考察。在‘大故事篓子’靳正新(靳春利之父)家中。20多位衣着朴素的农民争先恐后地向我们讲述了‘傻子学俏’、‘巧女’、‘教书先生’等等许多故事和笑话,又谈到了耿村的历史和讲唱风气。我感到,这的确是一座民间的文学富矿,有一个人数众多、讲唱活动经常的口头文化群体。后来,如实逐级上报。5月上旬,中国民协书记兼《民间文学》杂志主编张文等前来考察,对耿村现象给予了肯定,提出要下大力进行深入挖掘,弄清讲述(唱)人和作品的底数。”

自1987年至2004年,耿村故事经历了11次大型民间普查。但是老袁记忆最深的还是第一次:1987年夏天,天上的太阳很毒,大家不怕天热,走街串巷,挨门挨户进行故事、歌谣、谚语搜集。有的村民爱讲,但也有不少人不肯讲(唱),工作难度很大。我们住的地方是一座还没装上窗户的新房,白天苍蝇嗡嗡飞,晚上蚊子轮着咬,草铺里还有跳蚤。大家形容说:这地方上有“飞机”,下有“大炮”。当时,农民群众不理解国家搜集笑话的意图,认为这是闲着没事瞎胡闹。我们的工作就先从讲唱骨干那里做起,用二十天时间,搜集到故事、歌谣500多首,还有一批谚语、歇后语;统计出全村讲唱者60多人,确定为故事家的有18人。等到普查队撤离时,普查队员和村里的老乡都成了亲人,大家舍不得让我们离开。

据统计,耿村故事普查共投入了125人次,历时2800个工作日,记录整理出耿村民间故事歌谣等资料4362篇,共计480万字,发现大中型故事讲述者100多人。其规模之大、历时之久、收获之多,都是省内史无前例的,被专家称为“耿村文化工程”。2006年,结集出版的《耿村一千零一夜》收录了一千多个精选的耿村故事,并获得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

1989年6月,第九届国际口承文学会议在匈牙利召开。时任中国民协副主席的贾芝向与会者放映了耿村录像,打开了中国民间文学通往世界的大门。1991年5月,“中国耿村故事家群及作品和民俗活动国际学术研讨会”在藁城召开,德国、日本和国内专家学者120多人来到耿村。中外专家对耿村民间文学和民俗活动的挖掘整理工作给予高度评价,认为“耿村的发掘是对世界民族文化研究的贡献”、“中国的民间文学是靠耿村故事打响世界的。”台湾著名民间文学专家金荣华教授称,“耿村故事的规模是世界第一的”,自此耿村拥有了“中国故事第一村”、“世界第一”的美誉。1994年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一行13人考察耿村时,捐赠了摄像机与电脑。1997年秋,美国故事协会国际执行主席率67人的旅游团访问耿村,捐助耿村小学8500美元。2002年秋天,美国女娲故事代表团一行34人来耿村交流。耿村故事走出国门,走向世界,引起了国内外众多学者和游客的青睐。

耿村小学,绿房红门,教室里书声琅琅,这座由外国友人捐资扩建的学校,代表着美好的希望,寄托着故事村的未来。

我们走进学校,发现许多房子空着,显得有些落寞。董丽艳老师迎着我们走过来。“村里的孩子越来越少,这里只有一至三年级的孩子上课,大些的孩子到邻村凑班读书去了。这也使得本来一周两次的故事课减少为一周一次。”董老师说,几年前学校老师们自发编写了一本校本教材《耿村故事》,向学生专门教授故事课程,还经常请故事家来给孩子们上课。2006年,村里的小学生靳梅和16位故事家登上中央电视台《夕阳红》节目,嫩声稚气地讲了一个《卖黑酱》的故事。现在靳梅已经去县城读书了,据说,她还在讲故事。

一年级的故事会开始了。7岁的女孩王歆怡被大家推选出来讲故事,孩子们的情绪很高涨。她讲了一个《老狼拔牙》的故事,老狼主动要求拔掉爱吃羊肉的牙齿,故事很有新意。董老师说,在传统故事的基础上,从孩子的角度改编和创作故事很重要,可以培养孩子的语言表达能力、创造力和想象力。“但是,作为非遗的传承后备力量,这种培养力度根本不够,如何更加专业地培养后续人才,成为耿村故事发展的瓶颈。”李倩说,这也是她最大的心病,老的传承人走一个少一个,新生力量补不上来,会讲故事的人越来越少了。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同志在一系列重要讲话中,强调建设优秀传统文化传承体系、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从优秀传统文化中汲取实现中国梦的精神力量,是我们当前面临的重大理论和实践课题。“民间故事是构建社会主义新农村文化的一项重要内容。其蕴含着丰富的思想道德和审美取向,在构建和谐社会,共筑中国梦的过程中,在深化‘善行河北’主题道德实践活动中,要发挥积极的作用。”省民协主席郑一民说,他最近正在组织民间文艺家编撰一部《民间故事》丛书,并将其作为宣传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读本出版发行,这也是全省文化工作的重点工程,从这种意义上说,耿村故事前景大有可为。

这时,靳春利指着自己的名片说,“耿村民间故事已经走过了从发现到挖掘整理的阶段,下一步很重要的就是如何利用和引导,让它融入现代社会,为社会发展贡献力量,发挥正能量。这也是‘耿村民俗文化旅游协会’成立的初衷。”近几年,藁城市委、市政府积极整合全市的文化旅游资源,一年一度的梨花节就在离耿村不远的黄家庄举办。在红彤彤的藁城宫灯引领下,在洁白的梨花树下,游客们听上一段乡土味十足的耿村故事,定会醉倒在梨花香里……(记者 刘萍)

曲靖西服制作

鄂州订制工服

雷州西服定制

南安市订制工作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