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纹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波纹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张氏诡谈之鬼室友[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4:06:40 阅读: 来源:波纹管厂家

我是某大学大一的新生,报道流程之后,我来到了我的公寓–阳翔公寓。

阳翔公寓是我们学校比较早的一所学生公寓,领取过寝室的钥匙后,我开始找我的寝室,阳翔305.

门是开的,看来有人在我之前来了,我看看我的室友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呢,我还是对于这个要一起和我住四年的室友很是好奇。

推开门首先就是四张床进入眼帘,床下面是写字桌,靠着墙的两边整齐的排列着。寝室还有一个独立的卫生间,其他有的东西像是新加上的,一点也不像是老公寓的样子。

看上去还是很舒服的,就是感觉很久都没有人住过得样子。我看看现在寝室有两个人,加上我就来了三个了,估计不一会还会来一个的吧。

靠着门住的叫马俊,是一个不太爱说话的学霸,他的眼镜片很厚,一看就知道度数一定很大,有事没事总是抱着本书看,不太爱和我们说话。

靠着窗子的是张航,身高一米八五,肌肉发达,是一个爱说爱笑的家伙,最爱说的话我估计就是那就很经典的我勒个去。

还有一个床上的主人到现在也没有来,真的知道是何方神圣,我们还是很期待他的到来的,这样我们就可以一起出去吃个饭,相互在了解了解了。

报道之后疲倦的我们现在都想休息休息。不一会,有人来敲门,我们以为是他来了,我下去开门,一看门口站的人什么也没有拿,猜都可以猜到不是室友。没错,果然不是室友,那个人什么也没有说,就在寝室里看了看,转了一圈就又走了,留下了我们三个不解的眼光。

“这个人是干嘛的啊?怎么啥都不说,几个意思啊,我勒个去!”张航说道

“管他呢,说不定是学生会的吧,不管了,我们继续休息吧”

我又上床去了,谁知还没有躺下,又有人来敲门,无语的我只好再次去开门,这次不是一个人,也不是我们寝室没有来得那个兄弟,而是来了一大群人,看着像是来参观的,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着,好奇心看来是比我们的都强呢,可是他们的样子不像是大一的新生啊。

“就是这个宿舍吧?没什么吧?”

“我也觉得没有什么”

“不会吧,那个人以前是死在哪个床上了”

“不知道啊,谁知道啊”

“比就是那个没人搬上去的床吗。”

“对啊,就是,就是。”

众人七嘴八舌,很是吵闹。

这下可惹到了张航,气愤的他骂道,“看什么看,没有见过吗,不就是一个宿舍吗,至于吗,还让不让人睡觉了,我勒个去!”

之后我也把这群看客一个一个的都“送”了出去。大叹一口气说道:“这学校里的人真会开玩笑,什么死人不死人的”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马俊从床上下来,悠悠的说道:“我要去打水,你们谁去,一起走”。好像刚刚发生的一切对他没有影响一样。

“好吧,我去”,我回头对张航说道:“张航你就好生看家,老夫去去就来”。

“小的得令嘞!速去速回”

我们的水房距离我们很远,所以我要和马俊走很长的路才会到,走廊里满满的都是大一来的新生和他们的家长。我和马俊提着个壶走在楼道里,听着他们杂乱的说话声,谁都没有和谁说话。

热水从水龙头一泻而下,我想找个话题和马俊聊聊,可就是不知道从和开口。这时,我听见旁边有同学小声的议论着:

“知不知道,阳翔305住人了,还是四人间。”

“知道知道,我那会还过去看了,收拾的可以呢!”

“你说学校怎么会开放305呢?不怕出事啊,那么恐怖的。”

“我猜也是没有办法吧,这次新生来的这么多,不开新生怎么安排,不过好像住了三个人,还有一个不想住305,貌似和学校发生争执呢,具体就不知道了”

>>

“就是呢,那个宿舍不是有人死在里面了吗?以后要是有人住的话,听说就会听见有人敲门,门一开就没有人了,有的时候还会听见有人吵架的声音或者笑声呢,很吓人呢”

“就是,谁敢住啊,这次有好戏看了,走吧,水满了。”

我仔细听着他们说的每一句,这些我都不知道,“呀!水满了,不行,我要马上把这个消息告诉张航”于是,我没有管马俊,一个人急匆匆的赶回来寝室。

张航依旧在自己的床上躺着玩手机,看见我来他说道“我们寝室的那个小子来了,不过后来就走了,他不住这个寝室,说是有鬼,说的怪吓人的,你来了就好,我去买个牙膏,我的牙膏没了。”

“奥,好吧,你快去快回,我也有事要对你说”

说罢张航就出去了,到现在马俊也没有来,寝室里就剩下一个我,想起了在水房听到的话,还有那群宿舍来的家伙的话,再加上刚刚张航说的,不由得心生恐惧,下意识的我僵硬的看着寝室,一种莫名的恐惧袭上心头。

不知过了多久,不小心眯着睡得我有些糊涂了,天外已经黑了。看了看手机,没电了。好吧,我随便问了句“谁可以告诉我几点了吗?”

“现在晚上八点了”

“奥,好吧,谢谢。八点了,我都不知道,好困啊,饿不饿,我们一起吃饭去吧”

“我什么都不吃”

“不会吧,一起走吧”

“我还要学习呢,书还没有看完呢,明天要考试呢”

“嗯?考什么试啊?”

还没有等我把话说完,一阵凌乱的敲门声打断了我要说的话。

“谁啊,等一下!”我揉揉了模糊的眼睛,下床开门,打开门后,是张航和马俊。

“你醒了没?我们见你睡着了,就没有叫你,这是我们给你带的饭,快趁热吃吧”

“奥,谢谢啊”接过张航给我的饭后,真心感谢他,寝室里有这么一个好兄弟真是够了。

拿起筷子,准备吃,总是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可就是想不起来了,到底什么地方呢?

“啊!对了,刚才和我说话的是谁!”

我战战兢兢的吃过饭,仔细的看着寝室的四周,目光停留在那张没有人住的床上,声音就是在那张床上发出来的。我没有敢告诉他们两个,我怕他们会和我一样恐惧,不知道他现在还在不在那个地方。我更本就不敢靠近那片地方了。

阳翔305寝室由四人间变成了三人间,那个小伙子不来了,不过对于我来说人少了却也安静。熄了灯,终于迎来了我们在305这个传说的鬼宿舍的第一个夜晚。睡前我们还有说有笑,熄灯后就谁也没有说话了。不知是不是心鬼作祟,总是睡不着。但是太累了,不知多久就睡着了。

半夜里我迷迷糊糊的做梦了,梦见一个衣着朴素的俊美男子在一件简陋的房子里看着书,还有其他的三个人,看来也是一个四人间啊,突然门被推开,一个老师模样的人走了进来,对着那个俊美男子说道“你搬出去,其他人说你总是影响他们的休息,在寝室里打扰他们的学习,这事是不允许的,你走,马上!”

他忧郁了,我看得出他的眼眶湿了,可是他没有哭。顿了顿她说道“就让我在住一天吧,今天的考试结束我就走。”

“好就今天最后一天,考试结束后,你马上走。”

说完那个老师模样的人就走了,哐的一声关上了门,寝室其他的几个我看的很明显,是的他们在笑,笑的那么邪恶。

俊美男子躺在自己的床上,和谁也没有说话就只是一个劲的看书,从他的被子上我看得出家境不是很好。

突然,他翻起身子说道:“你们记住,这个宿舍不只是你们的,也是我的,这张床位也是我的,谁都不许占有,我明天搬走,后天我还会来的,死都不会离开的。”

“老师都说了,就算你死了,也不会怎么样的,明天必须搬,我们一起的要住过来,你放弃吧,穷鬼。哈哈”

>>

“哈哈哈哈,穷鬼”说着,大家都笑了。

也许是说中了他的痛处,他人一下子跳了起来;“你再说一句!再说一句!”

“穷鬼,穷鬼…怎么啦、穷鬼”

那男子突然手捂住自己的胸口,呼吸有点困难了,感觉上是气不通了,不一会脸就变紫了,吓得我马上冲过去扶他,谁知抓不住,是幻影!我只能静静的看着结尾。

他倒头死在了自己的床上。

他的室友看到这一幕吓得不轻,缓过劲来,告诉老师,再后来他们把男子的东西全部包起来扔掉了。

“喂!张明,听见什么了吗?”

“啊?什么啊!睡觉呢啊”我被张航一句吵了醒来。“什么敲门啊”

“我听有人敲门,刚刚去开了没有人啊,这会又有人敲门,怎么办。你不要笑啊,笑什么啊,我勒个去,很恐怖的啊”

“我没有笑啊,马俊吧”

“我才不会笑呢,无聊!”马俊悠悠说到,睡觉。

张航这是怎么了?我们的第一个夜就是这样在惊吓中度过的。

第二天,我带着被张航折腾一夜的疲倦身体来到图书馆看了当时学校关于寝室的资料,原来很久以前学校让学生在学校学习室是安排寝室的,一些条件不好的学生住不上寝室的也就意味着要到外面租房,可当时租房价格不菲,是一般人租不起的,所以学校不安排寝室,那这个学生只能自动退出。

我回到寝室,似乎有一切都焕然开朗了,我看着那个空空的床上,知道上面一定有人,“咦,这不是张航的包包吗。这个家伙怎么放在了这个床上,怪不得呢,这个家伙啊。”

当我把张航的东西拿走的时候,突然听见有人对我说了一句“谢谢。”

惊愕的我愣了一下,回头对着空床位说道,“不客气我们是很友好的室友呢”。

后来我对他们说谁都不要把东西放在那个地方,晚上就不会有事的,从此再也没有鬼寝室之类的说法了,其实只有我知道原因吧,有人说我们是三人间的时候,我都会告诉他,我们是四人间,因为我们宿舍有我们看不见的室友呢。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