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纹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波纹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万国数据借力政府采购发灾备财

发布时间:2020-06-30 18:34:17 阅读: 来源:波纹管厂家

中国数据外包市场未来五年将保持21.8%的复合增长率

“你知不知道,你的机房耗费了多少电,增加了多少成本?” GDS万国数据董事长黄伟经常在饭桌上给人算账,但不少精明的老板们往往给不出明确的答案。

当金融危机来临时,黄伟找到了这些老板的软肋:他们急于降低成本,却总是无处下手。黄伟给出的办法是:承揽企业的数据外包业务,可以帮助企业降低耗电、人员及物资储备等方面成本约25%以上。

从国外客户入手

20年前,黄伟在中国最早的IT领导企业——“四通时代”工作,开始涉足金融软件业,此后相当长的时间,黄伟将重心转入国际投资管理领域。2003年,黄伟携手汉鼎亚太投资基金,出资1800万美元投资控股了“高阳万国数据公司”,并更名为“万国数据服务有限公司”,这是GDS万国数据获得的第一笔风险投资,黄伟同时担任总裁。不过,培育一个几乎空白的市场并不容易,公司的前七年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降低25%左右的成本?不少企业并不相信黄伟的话。不仅说服这些企业不容易,更让黄伟感到无奈的是,企业的IT部门从来没有计算电费的习惯。事实上,企业自建数据中心除了耗电之外,还可能要占有大量的人员和物资储备。据统计,如果一家公司要建立一个他们预测10年容量的数据中心,前几年的容量利用率也许只有30%至50%,但仍需要100%水平的固定电源、冷却、设备服务合同、物理楼房、安全设施和人员等资源。

尽管如此,国内大部分机构至今还没有把数据中心外包的打算,他们有一个很重要的担心就是外包后,自己的数据是否安全。这也是GDS万国数据在国内开展数据外包业务所面临的瓶颈性问题。黄伟介绍说,在刚刚完成收购之初,很多金融机构担心自己的数据外泄,对第三方专业外包服务商仍然心存疑虑。而作为GDS万国数据主要目标客户的中小金融机构,有的是连生存都有问题,更谈不上投巨资做灾备了。

在慢慢地拓展国内潜在市场的同时,黄伟也获悉,日本、韩国、新加坡等人力成本、土地成本、运营成本,均远高于中国,这些国家的企业有兴趣把灾备业务外包给中国。于是,黄伟决定成立一个联盟,先将自己的商业模式推广到亚洲地区,以便接收国外客户。经过近两年多的酝酿和筹备,GDS万国数据建立了一个“亚洲灾备联盟”,有点类似于航空业的“星空联盟”。目前,GDS已经为日本、中国香港及中国台湾的客户提供数据中心相关服务。

“这样的话,我们可以先寻找国外客户,同时也能够拓展国内的潜在市场”黄伟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他准备在三年内,投资建20个数据中心。在这些新建设的数据中心里,GDS万国数据给企业提供三种服务,即灾备外包、生产外包、IT服务外包,在这三种业务里,不仅包括提供基础设施的出租,还提供咨询服务。GDS万国数据高级副总裁吴凯表示,咨询服务为一次性的收费,通常咨询服务费在几十万到几百万元的范围,包括风险分析,业务影响分析,灾备建设咨询,灾备运营咨询等,通常合同期为3~5年。

黄伟表示,眼下的金融危机增加了他说服老板们的砝码。在资金流紧张的时候,有些拥有数据中心的企业,开始选择出售数据中心变现,走轻资产的外包之路。2009年初,GDS万国数据获得了软银中国、光大基金,世界银行4500万美元的投资。但是,更多的风险资金并不愿意投资这样的项目。原因在于,企业数据中心建设回报周期太长,“万国数据从建立到现在,熬了7年才赢利。”一位万国数据负责人坦承。

借力政府采购

汶川大地震,令众多依靠大型IT运行的银行、保险、大型企业,以及财政、社保等政府机构,紧张到了极点。因为一旦IT系统受到破坏,存在于服务器上的海量数据将永久丢失,严重的可能导致企业一蹶不振和政府机构运行瘫痪。在美国“9·11”中,世贸大楼的160多家金融机构,因为客户数据永久丢失而破产。

这给黄伟带来了很大的触动:灾备不仅仅是依靠IT系统运营的大型企业的需要,更是依靠IT系统运营的财政、税务、社保等政府机构的需要,是全社会重要机构的需要。

为此,GDS万国数据进一步探索自己的商业模式:建立城市灾备数据管理中心,不仅给企业提供灾备服务,而且给高度依赖IT运转的政府机构,提供数据备份和数据恢复第三方专业服务。

GDS万国数据开拓的第一个政府客户是成都市政府,这也是地方政府第一次把电子政务外包。地震之后,黄伟和成都信息中心主任刘勇坐到了一起,双方准备在成都建立一个数据中心,这个数据中心将承接成都电子政务的外包任务。

刘勇告诉记者,如果成都市不提出外包的问题,那么成都所有的政府机关都将成为专业的IT机构。刘跟记者举例说,某个部门需要更新两台小型机,预算就需要3900万元,还要有8个IT专职人员,以及两个精算师,“很多部门都提出了相应的需求”。实际上,震后政府预算相当紧张的成都,对于的信息化预算仅仅2亿元左右。

在服务收费方面,GDS与成都市政府达成共识,按照政府实施的部门数量来收费,并且是按照季度服务费的方式收费。这种模式改变了以前政府预算是按照项目投资一次性拨款的方法,将资本性采购改变为服务采购并按需付费。

和政府的合作,除了让GDS万国数据开始拓展了政府客户外,也让GDS万国数据能够享受更为优惠的借贷政策,以及在土地审批方面获得优先权。据GDS万国数据内部人士透露,在昆山等地建设科技园区时,都给其建立数据中心留下了足够的空间。

投资方说

软银中国某不愿透露姓名的投资经理认为,从市场状况及客户需求来看,灾备外包、生产中心外包等业务在中国属于创新的业务模式,竞争对手相对较少;而且银行、保险、电力、能源、政府等行业用户对灾备中心、生产中心外包需求迅速增长,中国数据外包市场未来五年将保持21.8%的复合增长率;从GDS万国数据的业务及未来发展看,灾备外包、生产外包收入稳定,成长性好。在灾备外包服务签订后,GDS的收入会持续并高度可预期,除非GDS服务出现重大故障,收入都会持续稳定。

第三只眼

国家信息中心办公室首席工程师宁家俊表示,虽然GDS万国数据在IT数据灾难备份与业务的市场前景广阔,但是也存在一定的风险。一是中国的数据外包市场需要培育,中国很多机构并没有把数据中心外包的打算,原因在于他们担心数据外包不能保证数据安全;二是政府和银行等外包数据中心后,如何解决原有人员的就业是个问题;三是国内的数据中心外包市场不够成熟,一些行业规范尚未建立,比如外包的价格如何确定,双方的业务如何切割等尚未有明确的规范。

来源:中国经营报 作者:

东营防静电工作服定制

西服制作

威海定制劳保工服

相关阅读